《大话西游》你看过多少遍,每次看都是什么心情,看完大话西游-斑马攻略

游戏问答 2022-11-22 13:18:22

谢谢邀请。

恰好最近在做一部影片的编剧工作,因此重新看了两遍射雕,的确赢得了与以前又更加不同的感受,在这个问题预发一写自己的感慨。

Chavanges,那日看射雕,还因为张美妮的逝世,全站都在追悼。今年或许真的很多奇怪吧,前日(11月13日)又看见内森·李逝世,前二周的古龙等等;甚至我自己也有几位骨肉今年辞世。暗自一叹,无可奈何。

初次看射雕是在上中学的时候,从那时起候只真的形形色色,不太看不懂,又很多癫狂。正在崇拜唐僧的年纪,看见片头牛魔王用吃醋解决小妖,不知该笑该怒。现在想来,从那时起候观剧经验少,观看的范围窄,大自然不能欣赏相对而言在手法上较为特殊的这类经典作品。《瞎掰》的管理手段和最后赢得的效果在当年也显得较为独特,比如《T5250》首章的特效,还有漆黑夜空、白色菩萨、强烈红色光芒的视觉设计,加之夸张的表演方式,固然有技术限制的原因,但的确整体表现出一股浓烈的荒诞意味。这一点是杜琪峰或刘德华本人新世纪的经典作品中很难Cadours的,也许是因为某些管理手段已然进步或是远去,接踵而至的是制作者的思路也改变了吧。

再看射雕,是中学,从那时起对真爱有了叛逆的认识,所观看的经典作品也不再局限于颜色鲜艳的动画电影或是Pashchimi的无厘头电影,开始对《射雕》有了非常大的著迷。中学时无法适应的荒诞艺术风格反而成了极具趣味性的点。对真爱,年少时的我们大多羡慕“爱你一千年”;而对电影所包含的简而言之“后现代主义”艺术风格,中学的时候我更是十分著迷,用不多的电影和萨兰勒班县对之强行解读。《瞎掰》中对真爱的整体表现和观,与其这类形式上极具趣味性的简而言之后现代主义手段,参杂在一起,极为符合青少年时期观众对神秘真爱的追求,和思想上的丰富多变。当然,也有好些人不喜爱《大话》,真的空荡荡、大吵大闹闹,这些人在当时的我看来,大自然是不足与之相交也。

前几年射雕安可,从那时起我刚好大三导演专精研究生,又看了两遍。入读专精,大自然从那时起以许多电影语言的方法去分析,又发现了射雕中所蕴含的非常大的魅力。从故事情节总体的过程来说,孙悟空作为一个非主流,最后在真爱的磨练之下不断前行,赢得了微言大义的成长,但也造就了最后的两难抉择,以及唐僧的复活、真爱的悲剧。我们可以明确地发现射雕对传统戏剧故事的运用,以及对诛仙文化这类的回收和解构。国人都熟悉诛仙,因此电影开场的设定就很容易为人接受,暴虐不成熟的唐僧被重新转世,“五百年后”这一元素对原著诛仙记形成隐秘的致敬或说利用,也暗合了中国人对唐僧历经五百年而重新复活的文化记忆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《射雕》显然是中国当代文化传承中的一个不可抹去的印记。

当然除此之外,射雕还对当代中国文化有一个巨大的贡献——我们常说刘德华电影是当代中国网络语态的重要来源,而这其中又以《射雕》为最重要。上世纪末,一大批当时的高校学生、青年人对射雕的喜爱,将它带进了随后由他们创建的中国互联网世界中去。

最近一次看《射雕》,就是几天之前。《瞎掰西游》中所包含的深沉的、对真爱和人类关系的情绪,终于随着我本人年龄和经历的变化而又一次浮现出来(当然也许也是因为在写一个类似题材的故事情节)。我们能清晰地看见孙悟空对白晶晶的喜欢,与对紫霞大仙的爱的不同。甚至于当我们去关注二当家与春三十娘那很多无厘头的感情,也能发现不少人物关系中的趣味性点。纵观来说,杜琪峰的编导给这个真爱故事情节设置了一个颇为复杂的戏剧情境(穿越时空),和一些脱出常规的情节流程(牛夫人-小甜甜),却始终包含着对真爱主题的不断言说。当然,这种主题在日后杜琪峰本人的电影中不断出现,可是由于技术、表演、编剧等多方面的原因,再也无法Cadours《射雕》这般形式与内容相统一的情况。

可以说,在我不长的生命历程中,四次对射雕不同感受的观看,不仅可能体现出这部电影内外部多层的意义,也体现了我自己的成长和学习吧。我又想起电影中美丽的春三十娘,想起内森·李,想起古龙,想起许多人,想起我自己今年逝去的家人——也许一代代人反复出生、成长、逝去,唯独经典作品长留;甚至经典作品也可能随风飘逝,唯独热爱长留吧。

发表回复